悠悠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极限警戒 > 1390节 生心妙法
最快更新极限警戒 !
    此心何安?此心怎安?
     诗盈问话的时候,除了愁苦悲伤,亦有焦虑的表情。
     她如何能不焦虑?
     从宋室公主落到金人之奴,虽有完颜宗翰暂时庇佑,但这棵大树随时都有暴跳的时候,她辛苦捱了这久,再无法破解九霄环佩之秘,性命顷刻。
     将死之人,其言也哀,此心更是无法安宁。
     沈约平静的看着诗盈,缓缓道:“你先起身说话。”
     诗盈摇摇头,心道若眼前这个沈先生也不肯出手,那我起身又有何用?
     见诗盈很是执着,沈约轻声道:“姑娘既然以故事相问,我就回姑娘一个故事。”
     晴儿那面大失所望,哪怕完颜火舞、玉环都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     她们或许处于不同的阶层,但因为都是女人,难免同病相怜,感春伤秋之心亦没有太大区别。
     见诗盈命在旦夕,哪怕完颜火舞都想求情,可她亦知道父亲的脾气发作起来,绝非她这个女儿能够劝阻的。
     诗盈却道:“有劳先生。”
     沈约缓缓道:“听闻六祖惠能本是樵夫,整日砍柴奉养老母度日,直到有一日听到客人诵读金刚经文,对经文领悟深刻,这才发心前往寻求五祖弘忍,得五祖授念‘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’大彻大悟,终传禅宗衣钵。”
     他说的是禅宗史话,完颜希尹闻言点头,倒知道这段往事。
     杨幺听闻,心中却想——沈先生不是那个辅佐梁武帝的沈约,但若论对佛道的领悟之精,只怕比那个沈约还要高明。
     诗盈泪水微干,却蹙眉道:“何为应无所住?”
     沈约沉吟片刻,“风拂湖面,波纹涟漪,风拂杨柳,杨柳无依。但哪怕狂风席卷高山,却难耐高山分毫,高山之应可看作山对风无住。”
     完颜希尹内心微颤,他亦是知晓佛法之人,可因为佛法离功业太远,让他望而却步,是以研习不过流于表面,但今日听沈约讲解,虽听起来很是肤浅、但其理甚深,忍不住在想——修行如此,为人何尝不是如此,只有自身强大,别人才会对你无可奈何?
     杨幺却想——沈先生高人高语,自见沈先生以来,他无时不以高山对风无住之心面对世人,看似无情,实则多情。素来说易行难,像他这般言行一致的人,才会让人真正的信任。我再是瞒他,该是不该?
     二人不过一念之差,可想法却已大相径庭。
     诗盈不由道:“那得如先生般,才能如山般对风无住。诗盈亦是多读金刚经,知晓若生清净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。可是……”
     秀眉蹙起,诗盈无奈道:“诗盈仍不知此言真意,更不懂如何去做?”
     完颜希尹亦是皱起眉头,心道这的确是个大难题。
     他知道“不应住色生心”中的色并非美色,或者可说美色是佛经中色的一种,因为美色也是物质。
     可在红尘的世人,谁不应物质而动?谁不因欲望催行?
     《金刚经》不但盛行中原,金人中亦有拜读者,可只凭“不应住色生心”一句,能做到的人已是凤毛麟角。
     完颜希尹虽是才华横溢,可却不修行,只是因为深知自己无力做到罢了。
     修行者,非大智慧者难为。
     沈约笑笑,“要做到并不为难。”
     众人闻言精神一震,哪怕完颜宗翰亦是侧耳倾听。
     沈约缓缓道:“诗盈姑娘,你看勃极烈,虽在饮酒,却在倾听我等说话,是以不知酒味。”
     完颜宗翰一怔,酒水差点呛在口中。
     诗盈不解。
     不止诗盈,室内众人均不明沈约之意。
     沈约又道:“诗盈姑娘适才虽在弹琴,却只期盼琴出奇迹,让你过关了。”
     诗盈怔住,她适才的确是这般念头。
     沈约看向完颜希尹,“兀室大人虽在倾听佛法,可满脑海的想的只怕是如何成就今番大事,博得不世功名。”
     完颜希尹目光微闪,嘿然一笑。他想的和沈约所言很是相似。
     沈约看了眼杨幺,却没说下去,只是道:“这就是世人常态,喝酒的时候想着吃菜,吃菜的时候想着玩乐,玩乐的时候想着未尽之事……此为俗称的不专。”
     众人听闻,都是不由点头,暗想沈约真的看得穿世间百态。
     “若想无所住生其心,先行之法就是喝酒就专心喝酒,弹琴……就专心弹琴。”
     沈约说到这里,已在提点修行之法,看了眼略有所悟的诗盈,“此为专心一念之法。”
     诗盈反复道:“专心一念?专心一念?!”
     她似有悟得,但仍不能确定。
     沈约继续解释道:“而当你对这一念历历如数之时,就不会再数,是也不是?”
     诗盈眸光终闪,脑海中如同道闪电划过,“不错。”
     众人还很迷糊,诗盈却已缓缓站起,她跪下的时候,完全是颓唐沮丧之态,可站起来的时候,谁都看出她的容颜焕发之态。
     诗盈竟像换了一人般。
     沈约微笑,“当你专注一念,却不再去数那专注一念的时刻,那就是高山对风无应,世人对念无住、不对念生心。念如此,色亦如此,推而广之,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无不如此。”
     杨幺一旁领悟轻喝道:“正因如此!”
     他因对沈约很是信服,对沈约所言极力思考,蓦地发现沈约不知不觉间,教了众人一个极为简单、却又异常巧妙的生心法门。
     完颜希尹亦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他想的是,沈约说的的确是不住色生心之法,可沈约说的容易,常人要做到这点,绝不是易事。
     可见到沈约神色安稳如山,言语潺潺若水,完颜希尹内心不由道——此人说的,就是他做的事情啊。
     完颜宗翰见诗盈满是自信,内心不由激动起来。他虽感觉沈约所言很有道理,但因为心不在此,因此对沈约的法门亦是无感,可他却看得出来,诗盈对沈约所言大有收获。
     再次跪坐九霄环佩那张琴前,诗盈洁净的面颊上已无焦灼之感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然。
     哪怕完颜火舞见到,都知道诗盈充满了自信。
     自信的人生,看起来本就与众不同。
     纤手微弄,琴声已出,铮铮鸣响,如同冰泉鸣涧、珠落玉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