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罪全书.3 > ◎第七章黄金手指
最快更新罪全书.3 !

    河里发现的二号残肢为左手,公路边发现的三号残肢为右手。

     两支断手都剪掉了中指和无名指的指甲,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信息。手掌没有老趼,手指细长、白净,说明死者非体力劳动者。一个人留指甲,要么是出于爱美,要么是懒惰,要么就是某种职业习惯。

     无名尸的身份确认是刑侦工作中棘手的难题,除了可以直接通过指纹和DNA认定尸源外,推断和辨认是最常用且最重要的尸源查找方法。很多无名尸或腐败或残缺,难以掌握其身份,但是警方可以根据尸体特征、衣着、附着物来推断出死者的职业、生活区域,有效缩小排查范围。

     安徽某地发生过一起尸体长草的奇案,凶手杀人后将尸体和苍耳草籽一起装入麻袋,弃入河中。尸体膨胀腐败,成为肥料,苍耳苗很快在尸体上长了出来,警方发现的时候,尸体已经白骨化,但根据死者的牙齿准确地推断出死者是一名卖瓜子的摊贩,从而抓获凶手。

     梁教授推断:也许是职业习惯,死者常用到中指和无名指,所以这两个手指没有指甲。

     包斩说:是不是美容美发师?常常给客人洗头,很多发型设计师也有文身。

     画龙说:剪掉两个手指的指甲可能是弹奏某种乐器,吉他或者钢琴,歌手和音乐艺术家也常有文身啊。

     苏眉说:我会弹钢琴,钢琴老师都是让把全部指甲剪掉,否则手指会在琴键上打滑。

     市长说:这会不会是和职业无关的个人习惯,留指甲仅仅是一种特殊嗜好?

     副市长附和道:也有可能是死者临死挣扎时折断了指甲,要不就是凶手故意所为。

     包斩摇摇头,拿起一只手,反复研究,他将死者没留指甲的那两根手指掰弯翘起,这个手势看上去像是在挠东西或者抠东西。

     梁教授说:死者可能是特殊性服务者,因为职业特点、工作需要,中指和无名指总剪得很干净,没有指甲,可提高服务质量,有一种职业叫舞男、牛郎、男妓。

     画龙补充说:也叫鸭子。

     梁教授问两位市长:你们这个城市,有男妓吗?

     副市长尴尬地说:这个……我还真不清楚,难道现在的社会这么开放了吗?

     市长斩钉截铁地说:没有。

     梁教授问道:你确定?

     市长说: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我相信没有!

     特案组走访了市内所有的文身店和刺青工作室,获得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 尽管死者文身图案残缺,但一名专业的文身师认出其文身为龙尾,这是一种并不常见的拼图文身。使用拼图文身的一般是兄弟和情侣,每人各文一部分,组合成图案。文身师分析,这条龙至少由五个人组成,都是文在背上,老大为龙头,老二、老三、老四为龙身,老五为龙尾。

     如果这五个人光着膀子并排走在大街上,他们背部的文身图案会组合成一条龙。

     特案组分析,有这类文身的人可能是道上混的黑帮分子,但黑道混混常常打架斗殴,无论是握拳还是持械,手指留有指甲都不方便。死者的五根手指中,有三根留有指甲,中间两根没有,根据这个特征,死者从事娱乐行业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 特案组要求当地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一场打黑除恶专项斗争,维护社会秩序,增强市民安全感。对于落网分子,重点询问和摸排背部文有龙形图案的人员。

     在侦破一起大案的过程中,常常会破获很多小案。

     例如鹤岗抢劫运钞车案,除三名案犯落网外,还破获刑事案件190起,可谓战果累累。

     几天后,一大批犯罪分子落网,但是龙形拼图文身的线索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 死者的DNA鉴定结果和骨龄检测报告出来了。警方发现,残肢可以用形态学、细胞学、性激素检测、DNA重组技术和PCRC聚合酶链式反应等方法进行性别鉴定。骨龄检测通常是拍摄人左手手腕部的X光片,通过X光片观察左手掌指骨、腕骨及桡骨下端的骨化中心的发育程度来确定骨龄。根据骨龄可推断出年龄、身高、体重等信息。

     死者为男性,20岁左右,身高约180厘米,体重大概70公斤。

     这些数据也符合男妓的职业特点:年轻而健壮。随着女性地位提高,加上社会开放,男性性工作者日渐增多。这个隐秘的群体生活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,警方扫黄和打击卖淫嫖娼时的重点是女性卖淫者,而忽略了数量庞大的男妓这一特殊群体。

     警方对市内几十家高档娱乐场所进行调查,提供色情服务的高档娱乐场所背后大多有保护伞,各种势力盘根错节,他们往往能在警方出击前就听闻风声,警方收效不大。正如市长所说,这个城市里没有男妓。

     特案组决定进行暗访,由苏眉和几位女民警假扮成富婆,将目标锁定在该市最大的桑拿洗浴会馆、夜总会、酒店和星级宾馆。苏眉去一家名叫花火的夜总会暗中调查,这也是该市的顶级娱乐会所。为了万无一失,梁教授安排画龙和包斩扮成苏眉的保镖。

     苏眉一袭白裙,烈焰红唇,拎着一个金色手袋。

     包斩和画龙都戴墨镜,穿正装,画龙提着一个密码箱。

     花火夜总会霓虹闪烁,整座建筑流光溢彩,从门前停放的各种名车可以看出,这里是上层社会人士出入的顶级会所,很多富二代、官二代的夜生活就从这里开始。

     华灯初上,三个人站在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门前,苏眉裙裾飘飘。

     画龙说:腿好美。

     苏眉说:你下次看见我的腿的时候,就是我踹你的时候。

     包斩说:这里能有男妓吗?

     苏眉说:肯定有。

     画龙说:上流社会的人总爱干下流的事。

     苏眉说:出入这种夜总会的女性,除了小姐,大多是名媛贵妇,带几个保镖是正常的。但是介绍的时候,你们俩别说是我的保镖,土气,应该说是我的助理。记住,我是海外归来的时装设计师,还有我说英语的时候,你们谁也别插嘴,免得露馅儿。

     画龙说:咱们只找有文身的鸭子。

     包斩说:小眉姐,你不会假戏真做吧。

     苏眉说:你管得着吗?

     画龙说:你省点儿钱花,咱们的办案经费有限。

     苏眉说:鸭子,姐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