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罪全书.3 > ◎第十四章妈妈的尿
最快更新罪全书.3 !

    李菊福的舅舅心乱如麻,他遇到了两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 一、他身为警察,却被当成犯罪嫌疑人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 二、他玩弄未成年少女,少女怀孕,竟然退学躲起来,想偷偷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 李菊福的舅舅权衡利弊,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洗清自己的杀人嫌疑,必须积极配合警方寻找拉屎燕,找到拉屎燕,此案也就接近了真相。拉屎燕失踪后,手机关机,父母也不知道她躲在哪里,警方无从寻找。李菊福的舅舅向警方提供了一个银行账号,拉屎燕曾经通过这个账号让李菊福的舅舅给她汇钱。

     苏眉说:不管这个女孩藏在哪里,总要花钱,这个账号很关键。

     画龙说:真是人小鬼大啊,怀孕了,不想堕胎,找个地方生孩子,她才16岁啊。

     九队长说:肯定是那个双双出的主意!

     梁教授说:除我之外,所有人的屁股都离开椅子,给我动起来。我要这个银行账号的所有信息,记住,是所有信息!存取款记录、开户人身份、联系地址,从这些信息上找到那个叫拉屎燕的女孩。小包哪去了,小包……教务处临时办公室,各警员纷纷忙碌起来,但是其中却没有包斩的身影,梁教授奇怪他跑到哪里去了。通过银行部门的配合,警方很快查明,这个银行账号的开户人是拉屎燕的一个亲戚,拉屎燕向亲戚借了这张银行卡,最后一次取款记录是两个月前,卡上已经没有钱了。银行卡线索中断,这张卡是借来的,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包斩向特案组打来电话说拉屎燕找到了。

     苏眉说:好样的,小包,你盯住拉屎燕,我们这就过去。

     画龙说:我们这些人,忙乎半天都白搭,你是怎么找到的?

     包斩说:很简单,她总要租房子。

     拉屎燕是未成年少女,还没有身份证,不能办理银行卡,也不能办理租房手续,只能通过黑中介租到房子。包斩挨个儿去找市内的房屋租赁黑中介,他拿着拉屎燕的照片,声称是这女孩的叔叔,女孩前些天和爸妈吵架离家出走,如果有人告知女孩下落,可以给付报酬。一名黑中介业务员收了包斩的钱,他提供了一条线索:几个月前,拉屎燕和双双来这里租房,因为她们都未成年,没有身份证,黑中介业务员为她们提供了虚假身份证明,帮她们签订了租房合同,所以业务员对这两名女孩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 拉屎燕租的是平房,位于公交车的终点站附近,独门儿独院儿,院墙上插满了玻璃碴儿。

     屋里一片狼藉,触目惊心,简直就是原子弹爆炸或龙卷风过后才有的景象。垃圾遍地,屋内乱七八糟堆满了杂物,一条羊肠小道通向电视机的位置,沙发上放着一碗泡面,耷拉出来的面条已经成为化石,角落存放衣物的纸箱被老鼠咬了一个洞,哥斯拉正在箱中成长,房间里弥漫着饭菜的馊臭味和衣物的发霉味。

     警方找到拉屎燕的时候,这个女孩正坐在一堆垃圾中间,喝着酸奶,玩着劲舞团。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,肚子隆起,胖乎乎的手将键盘拍得啪啪响,她看到一群人闯入房间,惊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 拉屎燕也曾经把大便拉在裤子里,她的外号就是由此而来,虽然是小学五年级的事,但是这种尴尬和耻辱一直伴随着她。她养成了内向自卑的性格,只有在双双面前才有说有笑,双双是她唯一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 然而,在公安局讯问时,拉屎燕对双双的死竟然表现得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 她很害怕,号啕大哭,不明白警察为什么找上她,特案组耐心地等她情绪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 苏眉安慰道:不哭了,乖,别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 她哭着说:我要找我大叔救我出去,我要让大叔找律师告你们非法入室,放我走呀。

     苏眉问道:你肚子都大了,看上去有四个月身孕了吧。

     拉屎燕依旧哭个不停,嘴里喊着:我大叔是警察,有枪,有车,有关系。

     梁教授劝道:孩子,你要好好儿配合调查,要是没你事,自然会放你走。

     拉屎燕不听,闭上眼睛哭喊着:大叔,他们欺负宝宝,还扭我胳膊,好疼哦……拉屎燕说的大叔就是李菊福的舅舅,拉屎燕被李菊福舅舅勾搭上之后,怀孕了。拉屎燕是未成年少女、高中女生,李菊福的舅舅是中年男人,有老婆有孩子。他们秘密地保持着情人关系,对拉屎燕来说,这是她的初恋,第一次恋爱,就爱上了比自己大20岁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 拉屎燕的妈妈很快赶到了公安局,她对女儿咬着牙铁青着脸说道:你这是作死呢!

     妈妈厉声质问女儿怀的是谁的孩子,拉屎燕吓得瑟瑟发抖,不敢回话。李菊福的舅舅主动上前承认错误,他希望能妥善处理这事,如果拉屎燕同意堕胎,他愿意拿出一笔钱作为补偿。拉屎燕的妈妈狠狠抽了他一耳光,破口大骂:你这熊货多大岁数了,还勾引我女儿?熊样儿,我饶不了你,你这熊货比我年龄都大,强奸我女儿,我今天挠死你。

     两个人在审讯室打了起来,场面一团混乱,拉屎燕躲在角落,吓得尖叫。

     九队长问道:干吗呢,怎么打起来了,你也不管?

     苏眉说:丈母娘打女婿呢,真激烈啊,我看会儿热闹不行吗?

     画龙上前喝止,将俩人拉出审讯室。等到拉屎燕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,讯问继续进行,她向警方讲述了自己怀孕以及双双借尿的事情。李菊福的舅舅和拉屎燕发生关系后不久,拉屎燕的月经没来,双双陪她去药店买验孕试纸,两个女孩在路上有过这样一段对话:拉屎燕说:我鼻子来例假啦。

     双双说:你流鼻血了,给你纸,塞上,大象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可是,这个月我下面没来,我好担心会中弹啊。

     双双说:哦,要是怀了小朋友,我们要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天啊,不要吓我好不好,妈妈会打死我的。

     双双说:掐你哦,你有意见吗?有意见别呼吸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真怀孕了,怎么办啊?双双姐,你陪我去堕胎好不好?

     双双说:我靠,滚,堕胎,你想杀人啊,这是一条生命啊,让我做帮凶?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双双,好不好吗?

     双双说:别烦我,你太二了,二到家了,二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切,如果真怀了小朋友,就让我大叔陪我去。

     双双说:你家怪叔叔好猥琐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我家大叔好有爱啊,真的好有爱,你的大叔才是怪蜀黍(网络语:叔叔)。

     双双说:我家怪蜀黍比你大叔帅,哇咔咔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切,吹牛,我都没见过你家怪叔叔,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啊。

     双双说:保密,我是怪蜀黍的粉红猫,喵呜,爪子敲地板,猫咪不炸毛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验孕试纸多少钱啊,不知道钱够不够呢。

     双双说:我们都是萌妹纸(网络语:妹子),我们都是大叔控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一起暴走吧。

     双双陪着拉屎燕在药店买了验孕试纸,然后去旁边麦当劳的厕所里验尿测试,一会儿,拉屎燕哭丧着脸从厕所出来了,验孕试纸上面有两道红色的线,这说明她怀孕了!

     拉屎燕说:讨厌死了,怎么办,怎么办啊,双双?

     双双说:你要做妈妈了呢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悲催……

     双双说:你妹,你想怎么办呀,堕胎?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哦,发呆……迷茫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 双双说:李菊福同学应该喊你什么呢,舅妈,哈哈哈哈,笑喷了。这下真好,你给你同学生了个弟弟,不知道肚子里是男孩女孩啊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讨厌啊,你还取笑我,我要打电话告诉大叔,问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 双双说:屎燕妹纸,别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要不,我悄悄吃药流产好了,买试纸时,那药店里的人还推销堕胎药呢。

     双双说:鄙视你,鄙视你,我有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什么办法?

     双双说:我好歹是一代霸气腹黑毒舌青春无敌美少女战士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快说嘛,除了悄悄堕胎,还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 双双说:生下来!

     拉屎燕以为双双开玩笑,双双却帮她仔细分析了目前的处境,如果悄悄地药物流产,那不仅委屈了自己,还便宜了李菊福的舅舅,拉屎燕什么也不会得到。如果将怀孕之事告诉李菊福的舅舅,他肯定会想方设法要拉屎燕打掉孩子,然后再抛弃拉屎燕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大叔不会不要我的。

     双双说:等着瞧,你好天真哪,红领巾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让大叔赔偿我青春损失费吗?

     双双说:老土,你的肚子越大,他给你的钱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这也是一条生命啊,我肚子里有小朋友了,我真不舍得打掉。

     双双说:最好的办法是你把孩子生下来,这样,孩子的爸爸就会养你一辈子喽。

     拉屎燕说:在哪里生啊,我妈妈发现我肚子大了,会打死我的。

     双双说:租房,有个房子多好啊,咱们可以一起疯疯闹闹,一起大喊:海贼王,至上!

     两个女孩,对未来感到迷茫,她们学习成绩极差,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,毕业以后也没有什么打算。在双双的教唆下,拉屎燕决定悄悄地生下孩子,以后也好有个依靠。这个女孩真的爱上了她的大叔,她觉得给心爱的男人生个孩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拉屎燕也曾经表现出忧虑,万一孩子的爸爸赖账,不承认这孩子怎么办。双双鼓励说可以作亲子鉴定,不怕他抵赖,先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。

     她们在黑中介的帮助下,租了个独门儿独院儿的平房,还扯上了网线,买了台二手电脑。拉屎燕以生病为由悄悄退学,她早就厌倦了课本和作业,双双也常常逃学,去看望拉屎燕。老师对于双双这种不可救药的学生几乎不管。

     两个女孩在出租屋里自由自在地玩闹,看海贼王,玩劲舞团,她们将房子弄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 日常生活以及交房租都需要钱。李菊福的舅舅以前给拉屎燕汇的钱很快就花光了,拉屎燕本来想继续要钱,但是双双阻止了她。如果李菊福的舅舅知道拉屎燕怀孕,肯定威逼利诱哄她堕胎。双双表示自己有办法搞到钱,不过,她需要向拉屎燕借点儿东西。

     在那个垃圾遍地的出租屋里,双双把脖子上的巫毒娃娃拿下来,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 双双无比怜爱地抚摸着巫毒娃娃,嘴巴里嘟囔着,哦乖乖,乖乖哦,让妈妈给你装点儿尿在你肚子里,我们就有钱了。

     几天后,双双替拉屎燕交上了房租,还买了很多零食。拉屎燕也不知道双双的钱是哪儿来的,只是告诉警察,双双向她借过尿。

     梁教授问:借尿?借过几次?

     拉屎燕回答:三次。

     苏眉说:都是装在巫毒娃娃肚子里?

     拉屎燕:对啊,双双要热乎的尿,装到娃娃肚子里。

     包斩说:双双提到的那个大叔是谁?

     拉屎燕:我不知道,我问过几次,她都不说,可能她没有什么怪叔叔吧,双双说那些钱是巫毒娃娃变来的,她说,妈妈的尿很值钱,可以像变戏法那样变出钱来。

     特案组本来以为找到拉屎燕就接近了此案的真相,但是线索再一次中断,案情走进了死胡同。拉屎燕只能告诉警方这么多,再也无法提供别的信息。警方对出租屋里的那些垃圾进行了勘验,希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,取得案情突破,然而工作量非常大,他们很难相信,两个女孩能制造出这么多垃圾。

     几天后,大狸子和李菊福放学时,在学校门口被一群小混混群殴,李菊福跪地求饶,大狸子躺在地上,抱头装死,幸好画龙及时赶到,一阵拳打脚踢将小混混揍得落荒而逃。画龙将大狸子送往学校医务室,大狸子支支吾吾地说:老师,谢谢你。

     画龙说:我不是老师,我是警察。

     大狸子说:条子会帮忙打架?

     画龙说:你记住了,除了父母之外,你不能向任何人下跪。你是一个男人,谁要是欺负你,你不要屈服,狠狠还击。他们打倒你一百次,你要站起来一百次,只要他们打不死你,你就站起来,瞅准机会,向他的裤裆狠狠踢一脚,记住,群殴时的必杀技是踢蛋。这就是一个真正的警察对你说的话。

     大狸子说:好吧,我也帮你个忙,我知道双双和谁上过床,那人是个中年大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