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簪头凤 > 第五百三十八章 口舌(二)
最快更新簪头凤 !
    寿宁宫里陷入短暂的诡异的沉默。
     众人都知道陆明玉身手厉害性情霸道。不过,今日陆明玉的表现,再次刷新了她们对陆明玉的认知。
     孟妃一口气堵在胸口,脸色难看至极。
     秦妃看了看陆明玉,掂量掂量自己,干脆利落地闭了嘴。
     王婕妤垂下眼睑,暗暗庆幸自己和东宫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。
     赵太后也被陆明玉无赖且强硬的态度惊到了。她看着面色冷然的陆明玉,半晌冒出一句:“行了,陆氏你也别恼了。这事和东宫没关系,大家都别说就是了。”
     事实证明,恶人凶猛,大家都不愿正面对上。
     连赵太后,也不想和孙媳“计较”口舌。
     陆明玉扯了扯嘴角,声音缓和了些:“孙媳刚才话说得重了些,请皇祖母勿怪。如果有人说孙媳,孙媳忍一忍无妨。只是,孙媳绝不容任何人损害太子殿下的声誉。”
     赵太后呵呵笑道:“你这般维护太子,也不枉太子对你的好了。”
     乔皇后适时地张口打圆场:“母后说的是。夫妻一体,太子妃处处维护太子,儿媳也觉得欣慰。”
     一直未曾出声的王婕妤,柔声接过乔皇后的话茬:“太子太子妃夫妻情深,宫中众人有目共睹。”
     秦妃回过神来,忙挤出笑容道:“三皇子病愈是件好事,今日进宫来请安更是喜事。大家凑在一处,话撵着话,说得轻些重些,都别放心上。”
     陆明玉微微一笑,总算住了嘴。
     众人暗暗松一口气。
     孟云萝早就被气得全身发抖。要不是李昊之前反复告诫过,她早忍不住跳出来了。刚才她想张口,李昊也以目光制止了她。
     孟云萝不甘不愿地咽下窝囊气,心中对陆明玉的恨意愈发汹涌。
     现在,她已经完全不介怀陆明玉和李昊那点“过去”了。甚至生出不为人道的愤怒来。
     陆明玉杀了苏妃不说,对李昊也毫无半点旧情,出手狠辣,实在是绝情绝义!
     亏得陆明玉没有窥破人心的能耐,不然,若知道孟云萝在为丈夫愤愤不平,定会觉得荒谬可笑。
     “再过些日子,五皇子就要大婚了。”赵太后笑道:“阿昌过来,让哀家好好看看。”
     李昌应了一声,走上前。
     赵太后握住李昌的手,违心地将李昌夸了一通。什么“越长越俊俏”“比以前懂事多了”之类。
     秦妃忙笑着附和:“臣妾有段时日没见五皇子了。今日一见,确实和以前大不一样。可见三皇子花了许多心思。”
     众人拼命打圆场找话题,尴尬沉闷的气氛总算慢慢缓和。
     李昌平日习惯了站在角落里,今日忽然被一堆人盯着,浑身都觉得不自在。
     忍了片刻,赵太后总算放过了他。
     赵太后又将珍姐儿叫到面前,温和慈爱地夸赞了一通。
     珍姐儿还小,不懂大人之间的刀光剑影剑拔弩张,张口就道:“我想和珝堂兄瑄堂姐一起玩。”
     孟云萝憋在心里的火苗,终于从目中蹿了出来,张口呵斥道:“珍姐儿,不得胡闹!东宫岂是你能去的地方?在这儿安分待着,再胡说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     珍姐儿委屈地红了眼,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     陆明玉淡淡瞥了孟云萝一眼:“三弟妹说这话是何意?东宫又不是龙潭虎穴,怎么珍姐儿就去不得了?”
     孟云萝被这一瞥撩出了火气,连李昊频频使眼色也顾不得了,冷笑着应道:“太子妃威风赫赫,在寿宁宫里尚且无人敢惹。谁想去东宫谁去,总之,我是不敢去的。”
     又瞪了珍姐儿一眼:“哭什么哭!快些擦了眼泪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。”
     陆明玉挑了挑眉,竟起身将哭得直打嗝的珍姐儿抱了过来。
     陆明玉用帕子为珍姐儿擦了眼泪,温声哄道:“珝哥儿瑄姐儿在读书,你想和他们玩,我让人将他们叫过来,好不好?”
     珍姐儿立刻忘了哭泣,睁大了一双细细的小眼睛:“真的么?”
     陆明玉微笑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你稍等一等,他们很快就过来。”转头吩咐绮云一声,绮云立刻领命退了出去。
     这个混账东西!
     孟云萝的脸都快气黑了,继续瞪珍姐儿。
     珍姐儿被吓得不敢看亲娘。
     陆明玉笑道:“珍姐儿别怕。就在我这儿待着,看谁能拦着你。”
     珍姐儿悄悄看了黑着脸的亲娘一眼,侧过身子,背对着孟云萝。
     孟云萝:“……”
     看了半天热闹的赵瑜,简直乐得不行了,哈哈笑道:“三嫂,你就别臭着脸了。大人闹几句口角,和孩子没什么干系。孩子们要凑在一起玩,就随他们嘛!”
     孟云萝气不打一处来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我管教自己的女儿,难道都不行了?”
     “要管教也等过了今天。”赵瑜笑着揶揄:“对着孩子逞威风算什么,有能耐直接和二嫂斗,我们正好多看看热闹。”
     孟云萝被气乐了,啐了赵瑜一口:“你想看热闹,想瞎了心。我才不上你的当。”
     赵瑜这一插科打诨,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     气氛算不得融洽吧,反正也比之前强多了。
     背地里怎么捅刀子是背地里的事。当着众人的面,总得顾些大面子。闹得太厉害了,也不成体统。
     等珝哥儿瑄姐儿来了,寿宁宫里就更热闹了。
     珍姐儿乐颠颠地喊:“珝堂兄,瑄堂姐。这么多日子没见,我可想你们了。你们想不想我?”
     珝哥儿瑄姐儿一同点头:“当然想。”
     珍姐儿咧着小嘴笑了起来。
     小公主也从王婕妤的腿上滑下来,凑过来:“我们一起玩。”
     三个小侄儿小侄女,拉着小姑姑,高高兴兴地说话玩耍。瑭哥儿和琛哥儿今日没进宫,不然就更热闹了。
     这才是赵太后最乐意见到的情景。
     赵太后乐呵呵地笑了起来:“哀家让人备御膳,今日都留在寿宁宫里用膳。”又打发人去文华殿送信:“去文华殿送个口信,请皇上太子和大皇子四皇子也过来。”